Samyoyo & Belinda's Travel

U.S. California ~ 2007.05.16 to  2007.05.22 

    

San Francisco

       

       

           

 

  飛越幸福換日線

      

已經有四年沒飛美國了,從不知道一段旅程必經冗長的飛行,會讓三條小生命開啟全然不同的幸福未來.
 
經由 "台灣動物緊急救援小組" 的安排,已事先知道這次會有兩隻狗狗與一隻貓貓在異地尋找收養家庭而和我們一同飛往舊金山.頭一遭帶動物出國,讓姐妹倆比預定時間還早一小時就抵達機場呆坐.
 
美其名是帶貓狗飛舊金山,其實我們根本沒有做什麼事!只是在事前將航班告知,傳真或電郵護照影本是為了方便讓小動物檢疫.至於狗狗如何到機場?到了美國如何交給認養家庭?這兩地機場都有義工出面打理一切,我們實在不需緊張成如此.但咱們還是很為牠們擔憂.
 
〔在貨艙待十幾個小時,狗狗喵喵暈機怎麼辦?牠們會不會怕啊?]寶妹擔心死了.
我樂觀的說:〔牠們四點從高雄搭機過來,這短程飛行剛好可讓牠們適應一下.只希望國內航班不要取消!]
 
自從高鐵通車,國內飛航受到排擠衝擊,常會出現班次取消的狀況,增加了運輸風險的不確定性.為了這場飛行,我開始為幕後真正出錢出力的義工們深感佩服與敬重.我們僅在機場如以往等待登機般的呆坐時,他們已在高雄忙著將牠們裝籠送上機,再轉往桃園機場和我們會合.
     

 

照片中的速度感可感受到Adam的活潑

晚上八點正,一名瘦弱的女子牽著一隻黃金獵犬走入第二航廈.比預定碰面時間早了二十多分,但我直覺知道這條黃金獵犬就是我要帶的 Adam.我馬上衝回看顧行李的妹妹身邊嚷道:〔狗狗來了!]
 
我倆興奮的拉著行李往航廈大門衝,同時見到了 Adam 身邊還有一隻較為秀氣的拉布拉多犬.我十分確信的馬上與義工打招呼:〔牠們從高雄飛來還適應飛行嗎?]
 
好奇,友善的 Adam Chanel 不斷在我們腳邊遊走嗅聞,身為女性的 Chanel 竟然還撒嬌黏人得要親親抱抱.顯現出牠們還蠻適應飛行的.尤其牠們健康討喜的外型,實在讓人很難想像之前被棄流浪的艱苦.還有一隻貓貓呢?
 
〔貓咪動作敏捷較難控制,所以我們就不把 Ginger 放出來了.]

 
我順著義工的解釋,將頭顱探看向貓籠內.比較之前被虐恐怖傷痕的 Ginger 照片,現在的 Ginger 毛色光滑蓬鬆,雙眼有神,小腦袋瓜不斷磨蹭著貓籠,頸項間戴了串紅色小項鍊更妝點出牠的驕氣.這些義工真像嫁女兒般,將這些曾經落魄,看了令人心疼又害怕的小動物,照顧到風光豔麗得像要出國比賽般!

 
確實!帶著這二狗一貓 check in 航空櫃檯時,也讓我托福得到一點風光.原本很例行性的公事化

 

行動,在地勤人員一聽到我們的行李中有貓有狗,馬上多了幾許溫情的和我們閒話家常,在辦理完手續,交給我們登機證後,漂亮的地勤人員竟童心未泯的跑出櫃檯要看籠裡的貓咪,直呼這麼可愛的貓咪怎麼會流落到需送到國外由人認養?
   

戴著紅色小項鍊的 Ginger

躲在義工懷裡撒嬌的 Adam

永遠都笑容滿面的 Chanel

  

Chanel 被照顧的很好,看不出來曾被人遺棄

玩累的 Adam 休息中

      

好像知道又要展開另一段長途飛行Adam 說什麼都不進去

Chanel 也極力抗拒

  
事情到此,我們在桃園機場的任務算完成了.義工將狗狗們推往超大行李通關處,並催促我們可自行往另一處通關,剩下的一切他們會處理.可是我捨不得!逕自尾隨他們往最左方角落行去,親眼看到貓狗真如行李般的通過 X 光儀器進入輸送帶,才安心放心的與一路辛苦的義工們道別.
 

義工們將狗狗及喵喵推往超大行李通關處檢查,就算完成通關手續了


接下來,這十小時又二十五分鐘的飛行,我們在客艙裡吃香喝辣,偶爾對貨艙裡的牠們興起一絲不安的擔憂.但思及過了這換日線,迎接牠們的是幸福完整的新家庭,又感到無比的快樂.
 
渡過了黑夜,我們於同一日傍晚七點多,降落在仍天光大亮的舊金山機場.或許是帶了三條小生命一起飛行,牠們贈予回饋我許多好運.在美國機場通關時,我們遇到一位到目前為止,堪稱是我經歷過最和善溫柔的海關人員.讓我覺得我好像不是在入境通關,而是在與一位對咱們行程極感興趣的友人聊著互動式的旅遊計劃.
 
順利又幸運的通關後,唯一的小插曲是推送重達三十一公斤重的 Adam 時,因重心沒抓好,致使 Adam 連籠帶狗的翻摔下行李車.那聲音之大可驚動眾人,地勤人員趕緊換了較大台的行李車安置 Adam.不過這一摔,讓 Adam 不知是昏頭還是生氣?寶妹怎麼叫他,他都掉頭不理寶妹的道歉.
 
一到入境大廳,一位華裔義工立刻主動找上我們,我將三張動物身份檢疫文件與貓狗交給她,任務至此全部完成.沒我們的事了!可是...我們又捨不得走了.
 
眼睜睜看著 Chanel 被一位白領白種父親接走了! Adam  則是一家三口,連小孩都出動接機把他迎走了.至於 Ginger,先被這位華裔義工收留,若找不到家庭收養,她願意領養 Ginger
  

Chanel 被一位白領父親接走了,要幸福喲

 Adam 一定會成為小朋友最好的朋友

        

我們與這三條小生命持續了十二個小時的故事,在飛越換日線交換了幸福後,算是畫下了句點.在舊金山熟悉的冷風吹拂下,我覺得我做得還不夠多!
  
原本計劃帶狗赴美,回程則帶空狗籠回國.這些多少都可節省 "台灣動物緊急救援小組" 一些花費.可惜回程我們是經第三國至美國轉機回國.救援小組的義工怕增加我們的麻煩與困擾,婉拒了這個計劃.
 
沒想到因為我轉機的航班非同一家航空公司,行李無法直掛台灣,還需再次入美國海關,拿取行李,重新再通關一次.因為怕美國安檢嚴格,這兩趟航班間隔時間安排得很充裕.這讓我們在機場裡足足無聊耗了三小時.唉!早知行李無法直掛,我們就可帶狗籠回台灣了.
 
如果您看了我們的經歷,對於為流浪動物找個新家也想盡點心力,又剛好計劃飛赴美國西雅圖,舊金山,洛杉磯等地,歡迎加入 "護犬大使" 的行列.整個行動不會多耽誤佔用你太多時間與麻煩和金錢的.你可 "在此頁面" 直接線上報名.或者您是由美返鄉探親者,也可 "與他們聯絡",將空狗籠帶回台灣.
 

為流浪動物找個新家也盡點心力

果可以也請將空狗籠幫忙帶回台灣

 
欲知更多詳情,請點選下列連結:
  
"台灣動物緊急救援小組 Animal Rescue Team Taiwan" "護犬大使任務詳解"
 
最後,我要對這次護犬行動中台美兩地機場提出協助的四位義工與幕後安排的那位善心老師致上最深的敬意與感謝.他們是真正為這些可愛又可憐的小動物們,出力出錢花費時間,但卻堅持照片與名字不可曝光的最大功臣.

  

  
 
Next to San Francisco  2          Back to U.S.           Back Home